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及时渔的空间

交益友,读好书.科技、人文、教育、艺术、、.来者都是客,请坐,喝茶。

 
 
 

日志

 
 
关于我

到互连网上交友,学习来了。 我出生在海边,爱大海,爱水。职业是教师,但永远做学生,童心未泯,以新奇和探索的眼光看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祥林哥"(小小说)  

2017-09-10 12:10:16|  分类: 故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湘麟湖南湘潭人士,乃世代书香门第出身,其祖父是是光绪年间的举人并补任某县的县丞也算是有功名的人,其父是湘潭县一中学的国文老师。湘麟1956年湖南大学毕业,学的是机械制造专业,毕业分配到北方Z市的一所国营水工机械厂工作,曾任技术员、工程师,因他的文笔比较好,热心于宣传和工会工作而被提拔为工厂工会主席、党委委员。
   湘麟身高1.78米,身材匀称,仪表堂堂,性格开朗,在厂里人缘很好;他的爱人宋珊是比他低一届同校校友,河南信阳人士,学的是金融专业在Z市税务局任主管会计,她身材高挑匀称,相貌周正俊美,性格开朗又温和,是税务局里的先进工作者。在人们看来湘麟和宋珊真是天作之合绝配的一对夫妻;祥麟对自己的妻子总是怀着亲爱和敬爱的心情,他会很乐意地带有玩笑地对同事和朋友们夸赞说:“我的宋珊,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理想的人和贤妻良母,我是世上的幸福的人啊!”。湘麟夫妇有一女一儿,女儿秀云为长北大文学专业毕业,在北京一家杂志社任编辑,儿子秀阳湖南大学建筑专业毕业,同期妻子一起移民澳大利亚,儿女都算是学业和事业有成,这可以说令人羡慕的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祥麟夫妇不觉得至今已经退休20多年已步入耄耋之年的暮年时期,但是俩人都身体健朗,精神矍铄,看起来像60多岁的模样,他俩逛超市,一起到公园遛弯锻炼。在公园锻炼时结交了几个能谈上话的朋友,我也算是其中的一个,我们互相戏称为“炼友”。我们几个炼友在遛弯时,边走边聊天;休息时,围坐在石桌谈论时事、艺术、文学以及社会生活见闻、趣事等各类话题。这样的闲谈聊天也使我们炼友感到一种精神上的充实和愉悦。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像我们耄耋之年的高龄之人,必然要经历人生的各种考验——有顺遂、快乐、幸福,也
也有不顺、艰难和悲伤。湘麟的夫人宋珊患感冒,因为轻视没到医院就诊,而发展成肺炎而且是称为“军团肺炎”的重病。2016年12月10日进住X医院,一个月病情没得到控制,最后因心肺衰竭而于2017年月15日离世。
    老伴的离世,对湘麟是个致命的打击,他没有将这噩耗告诉任何亲戚朋友,因为他不愿意相信亲爱的妻子会死亡,他想她会复生的,总会有一天她会微笑着走进家门的。老伴走了后,他呆在家里3个月没出门,除了女儿和儿子的电话之外对朋友的电话也一律不接。
   2017年4月春暖花开时,一天上午9点我到小区对面公园散步遇见了湘麟 ,我在侧面一看他整个人变了样:面色苍黄,身体消瘦,腰也有点弓了。我连忙喊他:“刘主席!好久不见了  ,有半年了吧,你到哪儿去了?”他转过脸来一看我有气无力的说:“啊,季老师,你好!我生了一场病,现在好了,没事。”然后就沉默不语。我陪着他转了三圈,他说:“我有点累了。咱休息一会吧。”我俩在石桌前坐了一会他低着头不说话,并掏出手绢擦眼睛。我一看他是流泪了。我说:“大嫂今天没陪你来,她好吗?好长时间没见面了我也很想念她。我很喜欢她的开朗和知识面的宽广。”他说:“C老师,今天我请你到我家一坐喝茶好吗?”我说:“愿意从命,刚好去看望嫂夫人,咱们走吧。“
   祥麟住家的小区距离公园也很近大概200米左右,他家在高层第六层,他开开门很有礼貌地先让我进让我坐进沙发,然后进厨房去准备茶具和开水。我抬头一看电视机墙上方挂着他夫人宋珊的照片,相框上方装饰着黑纱,电视台子上放有两盘水果和点心供品。啊!我一切都明白了,原来是嫂夫人仙逝了!我赶忙起身走到相前深深地三鞠躬,我也禁不住流泪了。这时湘麟端着茶盘出来,说:”C老师请坐下,咱们喝茶。“  他将茶盘放在茶几上又到厨房端出两碟小点心,和我并排落座沙发上。他斟好了茶,说:”请!“ 我俩端杯喝了一口茶,都沉默着,还是我先开口说:”嫂夫人身体和精神都很好,请问她是因啥病,何时离世的?“他开始不正面作答,而是说:”宋珊的离世对我是致命的打击啊!丧偶之痛,痛不欲生!我真不知今后的日子将怎么过。“  然后他流着泪讲述了夫人生病和住院医疗的的过程以及他和子女陪伴病床,直至料理后事的痛苦经历。他对医院的治疗方案也提出过质疑和埋怨,当然作为家属落得个 ”人财两空“ 都会产生这种情绪。老伴的离世使这个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祸不单行,他的女儿秀云在病床边陪伴妈时间最长,因为她对妈的感情特别深厚,她妈的去世对她的打击无疑是致命的。她回北京之后,总是思念着妈,想着与妈相处的种种情景特别是陪妈住院和临终的情景,使她几乎每时每刻都要回忆母亲生前的对她的亲爱、教育以及母亲敬业工作和勤俭持家的种种事情和情景,特别是想到在病危时母亲与她表示乐观而又有些担心的几次谈话,她便极感悲伤 以泪洗面,睡不成觉。在去上班的路上,她几次感觉头晕目眩要摔倒。一次在下公交车时,因走神一脚踏空 腰腿重重地摔在路牙子上,结果形成了股骨颈骨折,由于手术时又发生血压突升产生了轻度脑溢血,这更使她的受伤的左腿形成了半瘫状态,从此离不开轮椅了。夫人的离世、女儿的重伤给他双重打击,这的确是令他难以承受的。
  他说:”我要养好身体,到北京照顾和陪伴女儿,至于今后的养老问题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或许住养老院是一个可选方案。老伴的离世也让我想到了祥林嫂丧夫又丧子的痛苦,祥林嫂 逢人便要诉说儿子被狼叼去的悲伤和痛苦,现在我感觉宋珊 被病魔夺去生命, 就像被狼叼走一样。尽管我不会像祥林嫂那样去诉说,但是我脑子里总是想着这样的情景。我简直成了‘祥林哥’了。一个人独居感到最大的痛苦是难耐的孤独和寂寞,唉!唉!”  我说了几句一般安慰和鼓励的话,然后告辞了。其实这时我说那些话毫无作用,我对他的处境既同情又感到特别难过。
   离开刘湘麟的家后,祥林嫂、祥林哥 这两个名字也总在我的大脑中打转,一个是 “寡之痛”,一个是 “鳏之痛” 两者之痛是一样的。在老年时,老两口能长相伴就是最大的幸福,其实子女不在身边的空巢并不可怕,最怕的是“落单”。

(故事内容乃是虚构,人物名字也是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