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及时渔的空间

交益友,读好书.科技、人文、教育、艺术、、.来者都是客,请坐,喝茶。

 
 
 

日志

 
 
关于我

到互连网上交友,学习来了。 我出生在海边,爱大海,爱水。职业是教师,但永远做学生,童心未泯,以新奇和探索的眼光看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香山论坛一瞥  

2016-10-27 09:18:03|  分类: 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标题:

大参考之学院争锋:
乱局里的世界棋手

Sino US Relations In the Chaos

作者:傅晓田 易心 2016年10月27日
“不
少人判断,无论下一届美国总统谁上台,都会比奥巴马横。但形势比人强,美国要对付的第一大国是俄罗斯,中国最多排第三。”

近日,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中国国际战略评论2016》座谈会上,多名作者和知名学者纷纷到场,凤凰大参考就美国大选后对外政策的重点,向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倪峰提出问题时,他给出判断认为,美国的重点将是俄罗斯和叙利亚,而不是中国。

那么,美国学者如何看?与北大这次座谈同一时间举行的香山论坛上,凤凰卫视傅晓田与中美知名人士进行独家对话,本章凤凰大参考提炼乱局里的中美关系。


美国战略设计师麦克法兰:仅30年前邓小平还说少管闲事

香山论坛被西方称为中国版香格里拉会议。在刚刚举办的第7届论坛上,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政府战略防御计划首席设计师麦克法兰,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包道格,美国前驻华大使的芮效俭,及中国军事科学学会的会长蔡英挺上将,与凤凰卫视傅晓田对话,透露了他们不同角度的安全与防务观,外界也得以了解世界大国各自秉持的观点是什么。

麦克法兰:这次论坛有很多很有意思的人,除了我以外还有来自亚洲的,俄罗斯的,中东的人。

傅晓田:那论坛本身怎样?


第7届香山论坛欢迎晚会现场。


 

麦克法兰:非常棒,不仅是规模,他们大多是内阁部长级人物,纷纷远道而来这本身就是对中国的认可,也很不容易。仅仅在30年前,邓小平曾说中国应该少管闲事,待在家里,但是今天我们见证了一带一路延伸至欧洲、中东,以及全世界,这是巨大的改变。

傅晓田:下午好,包道格先生,您来参加香山论坛。目前感觉怎么样?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包道格:香山论坛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亚太地区的友人,范围还可扩大至非洲、中东、欧洲,我还见到了欧洲的朋友,没想到能在中国见到他们,一般只能去欧洲拜访。所以这是一次很好的社交机会,就像人们常说的达沃斯经济论坛,其实也是政、经、商各界人士的大聚会。


“说真的,人们参加这类论坛的最主要目的是社交,还不是讲话。”

傅晓田:那这次论坛呢?

包道格:一样的。至少这次是的。我见到很多人,昨天晚宴有很多活动,站起来跟一年只见一两次的朋友敬酒,我来这一个地方,就可以见到很多人,不用走访全中国的很多大学、智囊团,或者其他机构。

其实演讲的内容倒是差不多,甚至少一些讲话都可以,但在演讲空档,我们的交流是非常有针对性的。比如我交谈过的这些人,都是我的老朋友,或者是一些曾在第一线解决问题的、有实职的人。在一些热点问题上,例如西太平洋的中美竞争、最新的朝鲜危机、南海等等,在这些问题上,我们可以进行非常有效及时的对话。


前驻华大使的芮效俭:世界越来越乱,是大国行为造成

曾任美国驻华大使的芮效俭,是当今美国外交界和学术界首屈一指的中国问题专家,在中美两个大国的关系因南海问题日益紧张之际,中国军方高层在本届香山论坛上发表讲话,直言不讳地批评美国近期插手亚洲的争议地区。

傅晓田:我知道您说过当今的世界,比起20年、15年前来更加混乱,能为我们解释一下您的观点吗?

芮效俭:苏联1991年解体后,开始了“后冷战时期”,大家都在谈论正在出现的新世界秩序,而且满心乐观,认为我们可以不必要重蹈冷战时期那种紧张不安形势的覆辙,然而25年过去了,我们发觉世界并没有朝着积极的方向前进。

傅晓田:那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呢?

芮效俭:我认为是世界大国的行为造成。


傅晓田与芮效俭。


 

傅晓田:世界大国指?

芮效俭:美国、俄罗斯、中国。

傅晓田:您认为南海问题,是多大一个问题,而且是怎样一下子就成为了国际关切热点话题了呢?

芮效俭:这是一个很好问题,2002年,中国与东盟国家共同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其实如果各方尊重《宣言》准则了,就不会有这些问题,在此基础上,11方代表本该就具体行为守则进行商讨,然而就行为守则的谈判没有取得显著进展,现在很多国家不单单是中国,都在这个区域采取了导致紧张局势升级的行为。因此域内的航行自由问题也成为关切,我不是在责怪,我只是说,局势在十年前本是朝着积极方向在发展,而现在不是了。

傅晓田:其实我的理解是,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主张,有这样三点很重要的内容,第一,中国并没有对整个南海提出主权声索,但是主权声索所涉的岛屿、岛礁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第二,中国同所有其他域内,甚至包括一些域外国家,一样重视航行自由问题。

芮效俭:是的。

傅晓田:第三,航行自由原则不适用于外国军舰,这些是来自中国官方的解释说明,那么您能不能从美国官方的角度对此做出回应呢?

芮效俭:我回应的话我会指出,你刚才的阐述里面漏掉了一点,那就是中方立场也承认南海的海洋界限,和南沙的个别岛礁是存在争议的。在2012年,中国的一份外交部声明中就明确指出过,海洋界线和群岛里面的个别岛礁存在争议,中国同意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争议。但不幸的是,中国进行了岛礁建设,还有其他声索国也一样。

傅晓田:那航行自由的部分呢?

芮效俭:坦白讲,我觉得航行自由不是问题。

傅晓田:其中不适用于军舰这一说法呢。

芮效俭:不,那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傅晓田:所以您认为或者美国认为,军舰应该获准在区内航行?

芮效俭:根据航行自由适用于公海(国际水域),所有国家都有权使用公海不受干涉,外国船舶包括军舰享有“领海无害通过权”,会有些行为限制。中国要求提前告知,但我们对海洋法的解读并不需要提前告知,这是海洋法赋予的权利,所以这就是一种对国际基本法的不同理解。如果出现这种不同,我们就要商讨,我们已经签署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但美国(国会)尚未批准公约,这是我们的缺陷,我们应该让海洋法公约获批。但事实上,是既然我们已经签署了我们就要遵守协议条款,我们自认为是受海洋法条款约束的,即便还没有批准。


傅晓田:所以说主要还是理解和视角有偏差,不管是对历史事实还是法律条款,那又是什么时候这些偏差和意见的相左突然就浮出水面了呢?

芮效俭:这是分歧的本质,海洋法用专属经济区的概念替换了渔业或资源开采等传统权利概念,也就是从领海基线算起,你可以有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这意味着别人不可以在这一海域捕捞,别人不可以在这一海域开发矿藏。中国认为不参加经济活动的军舰不能航行,比如海上监视行动,而美方的立场是,这里是专属经济区,如果军舰不参加经济活动,在国际法框架下沿海国家无权限制这些活动,这是不同的理解,也造成了分歧。第二个问题是在南沙群岛,南沙大部分是由岛礁组成,不是岛。


今年5月,美国海军“斯坦尼斯”号航母一架MH-60S海鹰直升机在南海上空飞行。在“斯坦尼斯”号航母停靠香港被拒后,并未离开,并频频进行高强度的军事训练。


 

傅晓田:您依然认为南沙不是岛。

芮效俭:它们是礁石,海洋法的三个区分,岛屿必须适宜人类居住,必须有水,必须有土地,必须有占用的历史记录。

傅晓田:是的,但我相信还存有争议。

芮效俭:的确有,但海洋法就是这么写的,最近的岛礁是太平岛是台湾占有的,礁石拥有12海里领海,但不能享有200海里的经济区。如果它是礁,叫做“低潮高地”,你不能对“礁”声索主权。

傅晓田:可是我看到过一张照片,太平岛上有餐馆、有银行。

芮效俭:没错,但问题是中国正进行岛礁建设,但如果在海洋法框架下,如果你加高建设,用沙石和混凝土在上面建了个岛,它本质上依然是“礁”,也就是说它不能拥有领海。

傅晓田:但是我有看到过报道,有域内国家已经这样干了几十年了。

芮效俭:是的,我并没有就此批评中国,我们也不认可其他国家这么做,我们也向日本执行航行自由,因为我们不认同日方的一些主张,所以我们派遣了我们的船只驶入通过,表示我们不接受,他们对法律的解读,我们在全世界都这么做,每年还发文出版所有这些行动,由此可见,我们确实非常重视航行自由,在有争议的情况下我们依然会行驶我们的权力,并且是按照我们自己的理解。


傅晓田:但不管怎么说,这个争议的出现时间点和美国重返亚太政策的提出是有重合的,这是巧合还是有所关联?

芮效俭:坦白讲,我觉得是巧合,但我也不确定。在美方看来,问题激化的根源是看到在南沙群岛的岛礁建设,而中方看到的问题根源是国务卿希拉里2010年到访河内参加东盟地区论坛时,她对美国在南中国海立场做出的声明。声明的基本要素涉及到美国航行自由的国家利益,我们对领土主张不持任何立场,我们支持《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即使我们没有签署,但我们说这是好事,我们也表达了希望对行为准则进行谈判。中国不高兴,因为中国认为这是自己与南海其他声索国的事情,东盟国家和美国不应该介入。所以就产生了处理问题的分歧。


军事科学院院长蔡英挺:域外国家还是少管的好

傅晓田:那我想请教蔡将军,中国如何在保护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以及海洋权益的同时,做到让其他一些国家甚至包括一些域外国家,消除他们的关于自由航行的顾虑。

蔡英挺:南海问题为什么一段时间内世界关注,这跟有的国家的介入是有关系的,有几个基本问题一定要搞明白,第一,南沙主权归我们,不容挑战,老祖宗留下的地盘一寸也不能丢。第二,南海地区总体是安全稳定的,不存在航行和飞越自由问题,但是我们讲的商业航行和军事活动是截然不同的。第三,在南海建设我们的岛礁,是中国的主权,这个中国说了算。第四,我们在南海政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为了维护南海和平稳定,具体的是双轨思路,具体争议由直接的争议方通过谈判协商和平方式来解决,而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要由中国和东盟来共同维护,域外国家还是少管的好。

傅晓田:在这个问题上,这一次咱们“香山论坛”上,有做讨论吗?跟一些域内国家,有没有达成共识。

蔡英挺:这个问题有讨论也有交流,有些认识正在接近,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海洋问题,海洋是世界各国和平发展的重要因素,而它的战略性、全局性、长远性的影响正在逐渐发挥作用。中国既是陆地大国,也是海洋大国,我们只有走进海洋,经略海洋维护海权,这才是走进世界,融入世界的必由之路。中国没有对外扩张的传统,历史上郑和下西洋,走的是贸易发展、文化传播,文明融入的海上丝绸之路,中国坚持正确的海洋观,这就是坚定不移地走依海富国,以海强国人海和谐,合作共赢的发展道路。用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方式,来建设海洋强国,所以我们建设海洋强国,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海军,绝不是为了海上争霸,绝不会搞海上扩张,我们的目的是维护正当的海洋权益,致力于维护亚太的海洋秩序。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傅晓田

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丘吉尔学院。2009年加入凤凰,担任凤凰卫视伦敦记者站首席记者,负责政治、经济等重大新闻报道以及国际时政节目国际部评论。2011年两度前往利比亚战地,采访风格逐渐成熟并受到好评。2012年获剑桥世界杰出华人榜新闻媒体事业贡献奖。2013年任《风云对话》节目主持人。


二维码
凤凰资讯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资讯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